首页 > 书库 > 《蛊巫谜境》网游之蛊巫猎艳行 强受 蛊巫谜境㚻

蛊巫谜境

悬疑连载中

主角是陈稷,易容的小说《蛊巫谜境》此文是张峦原创的悬疑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陈稷将逼供之法交代给了狱卒之后便回到了客栈,见到麋儿之后一把抱住,心疼不已地说道:“累娘子一番苦等了。” 麋儿挣脱陈稷怀抱,怒目

|更新:2019-08-29 21:09:0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陈稷,易容的小说《蛊巫谜境》此文是张峦原创的悬疑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陈稷将逼供之法交代给了狱卒之后便回到了客栈,见到麋儿之后一把抱住,心疼不已地说道:“累娘子一番苦等了。” 麋儿挣脱陈稷怀抱,怒目

《蛊巫谜境》免费试读

陈稷将逼供之法交代给了狱卒之后便回到了客栈,见到麋儿之后一把抱住,心疼不已地说道:“累娘子一番苦等了。”

麋儿挣脱陈稷怀抱,怒目责问道:“你给我解释清楚,为什么杀害了一个衙役?”

陈稷赔笑道:“我知麋儿心地仁慈,故此之前不忍说与娘子听。娘子可还记得我说过我易容成了衙役混进郎岱监牢?这易容术并不那么简单,徒手制作一个足以以假乱真的易容面具至少也需要四五天的时间。我们眼下哪还能有四五日工夫可耗?于是不得不出此下策,杀了一个衙役剥下了他面皮。”

麋儿一听此言气愤地险些没晕过头去。龙骧本是行医之人,自幼教导麋儿多行善事,切不可用蛊术害人。时日久长,这些道理早已深入麋儿骨髓。现下陈稷为了闯进监牢竟然随随便便下了杀手,自己万万难以接受。

“拜见白蛇女固然重要,但若没有妥善的办法混进监牢那也只得作罢,大不了另寻他法便是。你怎么能为了一己私利枉杀无辜?那日临行之前你说你通晓易容之术,我信任你处处手段高明所以才没多问。不料你的易容之术竟是剥掉别人面皮粘在自己脸上,你怎能忍心对无冤无仇之人下这般狠手?”麋儿语似连珠,怒不可遏地教训着陈稷,这还是自他二人相识以来的第一遭口舌争执。

陈稷素来是个杀人不眨眼的狠士,听到麋儿这般数落心里颇不耐烦,不禁向她朗声顶撞道:“大丈夫做事不必拘小节,不依此法你又有何招数闯进郎岱大狱?像你这般妇人之仁畏首畏尾岂能成大事?!这一路上千辛万苦费尽心机岂是为了我陈稷的一己私利?是为了把三条毒蛇及早交到龙骧长老手上!湘西局势已是危如累卵,三尸蛊炼制不成你用什么对付左肖镜?湘西几万苗民的安危还不及这衙役一个人的狗命重要?”

麋儿一见陈稷发怒心里有些慌乱,词不达意地讲道:“我偏偏不信闯进大狱只有杀人剥皮这个办法,你为何不与我商量再作决定?”

陈稷轻蔑地一笑,回击麋儿道:“与你相商?好,这便与你商量,除了杀人剥皮之外你还有什么计策名正言顺地闯进监牢?偷盗些金银财宝,派衙役送你进去?你可知道白蛇女根本不在犯人所居的地方?”

“她到底住在哪儿?”

“监牢后身是一位夜郎公主的墓道,白蛇女其实是住在那条墓道里,墓道只不过是和监牢相连罢了,但不是同一个地方。我进监牢之后询问了三个女囚,其中一个女幼童说白蛇女住在监牢后身,必须先向牢头拿到钥匙方能打开暗门。你且想想,若是不用易容之术你又如何料理这件事情?普通的易容之术需要四五天工夫来制作面具,龙骧长老可否再等上你四五天?”

麋儿本是个聪明姑娘,若是给她一段时间细细思量,她必然另有办法足以见到白蛇女。但是陈稷此时语气汹汹,她脑中立时便乱了方寸,既想不出办法也答不出问话,只是心里兀自认为陈稷纵使有千般理由也终究还是太过鲁莽了些。

陈稷见麋儿语塞,自己也不再言语,默默起身,重新整理起了行装。待到半夜子时两人奔向城门而去,守卫依县令之命打开城门放行。

陈稷心底有些后悔日间对麋儿太过粗鲁,出城之后与麋儿不断没话找话。麋儿芥蒂尚且不消,勉强应着,并不答话。陈稷自讨没趣,也就不再言语,两人专心赶路。

天将黎明之时麋儿已是疲乏得紧了,但是距离下一个城池尚有不少路程,陈稷无奈,答应麋儿先在眼前村庄落脚,随便找个农家让麋儿先睡一觉。

两人到了村庄,随意敲了几家农户的门窗俱是无人应答,颇有些奇怪。正走着,突然见到一个棺材铺子老板正在开张,于是陈稷上前问道:

“敢问掌柜,贵村之中可有农家借宿?”

“农家是没有了,你身上若有银两随意赏些,在我铺子里住上几天倒是无妨。”铺子掌柜刚刚起床,慵懒地打着哈欠答道。

陈稷一见这是个棺材铺子很是不喜,继续问道:“为何村里纷纷门户紧闭?”

“废话!人都死绝了当然是门户紧闭,难道厉鬼给你开门?”掌柜见陈稷啰嗦心下不耐烦起来,“你们住就住在这个铺子里,不住趁早走人,我这儿生意好着呢,没工夫多啰嗦!”

陈稷只得拿出些碎银子给了掌柜,掌柜一见银子立时喜笑颜开,连忙殷勤上前拆解行李。三人进了铺子里,陈稷忍不住再次追问了起来:“掌柜可否给在下讲讲,这村中村民为何大批身死?”

“小的也不知道确切缘由,半年之前村里庄稼人便开始纷纷患病,身强体健的尚能支撑三四个月,老弱病残不到一两个月就撒手人寰了,请尽了附近的郎中也无济于事。我本不是这村里人,听说这村中大批死人之后才搬过来的,小的本就是赚死人钱财,自然是哪里死人多就去哪里做些买卖。”

麋儿听了也颇觉奇怪,可是无奈身上委实困乏,只得先休息一会儿再作理会。

睡了足足半天,到了晌午麋儿才起身。进餐之时麋儿向铺子掌柜询问道:“这村上可还有村民抱病未死?麋儿已经跟随师父行医多年,许能瞧瞧病,即便束手无策也胜过无闻不问。”

“这村里只剩下三户人家还没死绝了,一会儿小的带姑娘去见见也可。”掌柜应道。

麋儿道谢。进完午膳,三人离铺而去,先到了离棺材铺较近的一户人家。掌柜上前叩了叩门,不一会儿一个青年男子走了出来,见是棺材铺掌柜劈头便骂:“你这猪狗怎地做生意都做到别人门上?”

麋儿一听抢白,赶忙上前解围道:“非是掌柜要做生意,在下是湘西凤凰的女医,听闻门户有疾,特来诊治。”

开门男子见到一位漂亮姑娘自是气消了大半,一听又是行医的郎中,速速将麋儿一行三人让了进来。

麋儿还未及进房,便嗅到了一股强烈的腐臭之气扑面而来,三人不免纷纷掩鼻。进了卧房,只见一个中年女子躺在床上,面部已经肿起十几个红色大包,有些肿包还化了脓水,样貌很是不雅。麋儿让陈稷和掌柜先行回避,留下自己单独给这位女子诊治一番。

陈稷和掌柜依言出门,掌柜先回了铺子,陈稷在外随意散步等候。

麋儿首先将被子掀起来,检查女子全身。发现肿包不仅仅长在脸上,而是全身都有,越向上身五脏处越有密集之势。检查过全身麋儿又给女子号了号脉搏,发觉女子脉象中呈现出了明显的雀啄脉——这是中医的十怪脉之一,脉在筋肉间连连急数,三五不调,止而复作,如雀啄食之状。

麋儿放下女子手腕,转身向青年男子问道:“夫人所犯是毒素入脾之症,发病之前是不是吃了什么不当之物?”

“她是大姐,我是家中最小的七子,所以年龄差出了将近二十岁。我们不是本地人氏,是大姐一个人嫁到了这个村里。我在家中也有妻儿,不与大姐同住,我也不知道她和大姐夫吃了些什么就病成这样。大姐夫死了近一个月了,眼看着大姐也快要跟着去了。”

麋儿听青年男子也说不出所以来,只得暂且开了些牛黄、龙葵、苦参、紫草根之类的寻常解毒中药便匆匆告退。

出门之后,麋儿见陈稷在房前等候,于是将女子的病情与陈稷简单地说明了一下。两人又在周遭转了转,找寻到了村中另外两户尚有人丁的家宅。麋儿分别进去探视了一番,发现所生病症一模一样。

麋儿从第三户人家出来之时,附在陈稷耳边低声说道:“我怀疑这村子里的人是中了蛊毒。”

陈稷听了也是一惊:“什么蛊毒这么厉害,毒死了一村人口?”

“我料想这问题应该不外乎是出在了水上。施蛊之人绝不可能挨家挨户地下蛊,能在短期之内使一个村子的同时患病,只要施蛊之人将蛊毒下进水中便能做到。”麋儿神色凝重地说。

陈稷点了点头表示肯定,随即问道:“莫非你要留在村中排查此事?”

“我计算了一下,距离龙婆婆定下的二十日之期还有两个昼夜,我们赶回凤凰需要一个昼夜,你我协力争取在明日天亮之前将此事排查清楚,你意下如何?”

陈稷本不愿意在这些无关之事上耗费时间,无奈自己昨日已将麋儿气得不轻,今日若再不随她Xing子来只怕是要火上浇油,更何况自己也很是好奇这村子到底是中了什么邪门蛊术,于是不假思索便答应了下来。麋儿心下很是欣慰,这才原谅了陈稷杀害无辜之事。

《蛊巫谜境》精彩评论

    正在看简单说下观感。初看的感觉相当不错,对末日紧张刺激的感觉描写相当出色。脑洞本身不错但也不算惊人,但我个人倒是更推崇谜底尚未揭开前细节的描写、气氛的塑造。女主(陈稷,易容)文女主(陈稷,易容)不矫情也是加分项。随着看下去问题也很明显。其一,女主(陈稷,易容)过于自诩正义,无论如何绿洲都让本没可能活下去的人多活一百多天,不知道女主(陈稷,易容)站在什么角度去质疑?其二,可以发现硬伤不断,关于签证官就给我一种作者(张峦)说她是签证官她就是了,然后剧情需要莫名其妙被杀了。其三,第一个末日世界遇到的问题事件太多时间太长,弦一直绷着没放松的时候,节奏有问题。其四,仅第一世界女主(陈稷,易容)这能力实际上已经逆天了,用心证(中二)能力打人的就没弱的,之后怎么办?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