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落尘飞雪》落尘影院 BI 落尘飞雪耽美狼

落尘飞雪

古代言情连载中

新书《落尘飞雪》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伊兮月上,主角凌羽煊,羽煊,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那晚,只有他们父女二人,凭窗而坐,临月交心。雪楹把幽素说的一番话,拣重点跟陆儆尤说了开去,提醒他山庄内住了个高人,心狠手辣,只有

|更新:2020-03-25 07:11:4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落尘飞雪》全文在线阅读,作者伊兮月上,主角凌羽煊,羽煊,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那晚,只有他们父女二人,凭窗而坐,临月交心。雪楹把幽素说的一番话,拣重点跟陆儆尤说了开去,提醒他山庄内住了个高人,心狠手辣,只有

《落尘飞雪》免费试读

那晚,只有他们父女二人,凭窗而坐,临月交心。雪楹把幽素说的一番话,拣重点跟陆儆尤说了开去,提醒他山庄内住了个高人,心狠手辣,只有完完全全练成《飞雪心经》的人才能彻底将她铲除,在这之前,怕打草惊蛇,只得忍耐。于是,雪楹第二天就被软禁了,陆众也隔三差五被遣出门,十天半个月也回不来。只有陆凝霜稳稳当当地做她的‘大小姐’,兰藻操持一切家务,扶正,成为幽渌山庄庄主夫人,她的住所“畅幽阁”才会变成现在这般富丽堂皇,美轮美奂。事实上,只有雪楹知道,爹爹这么做,是在保护她。

这次出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了,雪楹在心里默默说到:“爹!您要保重!请放心,女儿会平安回来的。十多年的养育之恩,我定会好好报答!爹,只希望您以后,别再为了女儿愁眉不展了。”

“哦,原来是这样!”凌羽煊若有所思,猜想着雪楹说的那个高人会是谁?是兰藻?还是她背后还有别人?

“所以,你就放心吧!今后就要多靠你帮忙啦!”

“对嘛!说清楚了才好,我才好帮你不是?”凌羽煊松了口气,但觉得自己似乎能力还不够,要保护身边这个人,恐怕得好好努力了。他心里又想:“奇怪,之前若汵也是需要保护的,咋责任心压根没像现在这样膨胀呢?哎,算了,可能是因为这雪楹姑娘连生父是谁都不知道,亲娘又死了,挺惨的!真惨!嗯!比我妹妹惨!她好歹还有我这么个兄长。”

凌羽煊也不知是真没想到,还是智商的确是有所局限,雪楹在十二岁之前可是幽渌山庄的一颗明珠啊!若汵却在五岁以后,就再没见过爹娘了,跟着他,他天天跑江湖,就把妹妹扔在一琴师那里,让别人照看着。好在那位叫杜弦的琴师心地善良,对若汵十分照顾,还让她跟着学习琴艺。凌羽煊怕是不知道若汵早在心里把这个哥哥从头到脚骂了个遍。

“哎!哎!”雪楹戳了戳旁边那个人,他不知道神游到什么地方去了,一点反应也没有!

雪楹踮起脚,勉强够到他耳畔,鼓足了一口气,大喊:“凌……羽……煊!”

“哎哟!”凌羽煊捂着耳朵,一步跳开了三丈。站在远处,对雪楹喊话,“死丫头!要死啊!把我弄残了,你跟谁混?”

突然,跑过来一个人,正好站在他们中间,那人左看看,右看看,又埋头匆匆走开了,心里想着:“这世道,男男女女打情骂俏也不挑个地方,都跑街上来了!”

那男的跑走后,有个洪亮的声音从他刚来的方向传来,还伴着沉重的脚步声:“文天冉!站住!你别跑!”

一个女子的声音,奇怪的是,女子的脚步不应该如此沉重,雪楹思索着,又看向刚刚那个突然跑走的男子背影,再一回头,心中的疑问有了解答。

的确,在后面追人的是一位女子,还是一位身材十分健硕的女子。腰间赘肉四溢,她用一条宽腰带紧紧束着,仔细一看,那腰带的设计颇为繁复,用金线滚边,上面还绣着各色彩珠。见她的穿着,最外层是层白纱,纱上镶满了粉色的珠片,应该是用贝壳做的;里面那层是套粉色的褶裙,裙摆上吊着一圈紫红色的布花,每个花芯还很细心地点缀上了一颗珍珠。从穿着来看,这应该是个富家小姐吧。

凌羽煊与雪楹隔街对望了一眼,他也看向了那位吃力地朝这边奔来的女子。心里想着:“我滴祖奶奶哟!太亮晶晶了吧!那头上的金簪银簪碧玉簪……我的天,简直就像插满了箭的靶子,家境殷实也不用这么显摆吧。还有脖子上的项链,就说你脖子粗,戴个两三根也够人家瞅见了,你给我戴十根!合着这脖子还是个可移动的项链架子?哎哟!还有那脸!胭脂是盖了多少层?为什么,为什么我几乎看不见嘴和腮的分界线,活脱脱一个戴了个玫红面具的蒙面女。这么厚实的装扮,也难怪你跑不动了!憋着劲,眼睛都眯成一条缝儿了。这小姐跟前面那位仁兄到底有何瓜葛?这么穷追不舍的。”想着想着,眼神猛地一收,发现雪楹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他跟前儿了,“你吓死我了!别动不动用那什么灵蛇步!”

“我才没有呢,你八成是看上她了?”雪楹费力憋着笑,“瞧你那眼神直的!我慢慢走过来的你都没发现。不过,可惜!人家好像没有注意到你呢!”

“多亏了我祖奶奶在天上保佑我!幸好没注意到我,不然肯定看上我!那我可倒大霉了,被她压死不可!”凌羽煊双手合十,仰头说。

“嗯?她岂会压死你?”

“这……哎!你这小丫头片子还不懂事!跟哥哥我多锻炼几年就知道了!嘿嘿嘿。”

雪楹看着他不怀好意的笑,一猜准不是什么好事,又听他看着已经追过去的人说,“哎!前面那位仁兄!多保重啊!”

“要你在这操哪门子心!先找个地方住下来吧!”雪楹拍了一下凌羽煊的肩,转身就走,只听他“嗷”地叫了一声,“死丫头,以后别使那么大劲儿!我看以后跟着你,没过多久,我就真残了!我可怜的妹妹呀,你恐怕是见不着一个完整的哥了!”

雪楹不耐烦地扭过头来,冲着凌羽煊吼了一句,“你的废话真的跟鸟毛一样,多得数都数不清!”

“什么!鸟毛?”

“你爹给你起的名字真好!羽喧,羽喧,不就是吵吵闹闹的鸟毛么?”

“你!气煞我也!你以为是那个‘喧’。不是啦!声明煊赫的‘煊’,你爹大庄主一个,没钱给你请师傅教你识字么?”

“哼!谁叫你废话那么多啊!到底走不走?”

“怕了你了!走走走走。”凌羽煊明显怒了,自己竟然被个毛丫头比作鸟毛!

二人遂四处找寻客栈安顿。

“我说凌羽煊,你不会是一到此地,就直奔我们幽渌山庄了吧?”

“是啊!怎么了?”

“你都不用找个落脚的地方?就算准我爹好心会收留你?”

“本来是想占个便宜的,可怪我祖奶奶当时太忙,没顾得上保佑我,让我碰到你了,哎!倒霉,倒霉死了!”

“哼!小气鬼!”雪楹早就饿了,快一天没吃东西了,此时肚子空空,又碍于颜面不好直接发作。但是她不说,并不代表她肚子不会说,“咕噜咕噜”一声比一声响。

凌羽煊俯下身,凑到她肚子旁,好像在对那肚子说:“哦!原来你饿了啊!走吧!为了不让她!说我是小气鬼,我带你去吃顿好的!”说到‘她’字,凌羽煊故意加重了音,还用手往雪楹脸上一指,不巧被她飞来一掌给盖了下去。

已是戌时,看见一家菜馆,里面熙熙攘攘人头攒动,凌羽煊想,估计这家饭菜可口,要不这么晚了,哪还有这么多宾客在里头吃吃喝喝,于是,他领着雪楹进去了。

他俩刚迈进门槛,听见里头传来一位男子的哭声,“哎哟,各位仁兄,你们可得救救我呀!我惹不起还躲不起了!这,这叫什么事儿啊!呜呜呜……”

“天冉兄,你莫急。我想华葇姑娘对你是一片痴心啊,不至于把你怎么样的。”

“我求爷爷告奶奶,快叫她别对我一片痴心了!”

“刘兄你就别打趣天冉兄了,人家可是立志考状元的,怎能被儿女情长牵绊?”

“陈兄所言极是,天冉兄姓‘文’,当然得一心求得文状元啦。”

“哎!各位抬举在下了。实在不敢当!”文天冉手握折扇,往前一恭,故作谦虚地说,突然肩膀上塔过来一只手,一看,好一张俊脸,眉如墨染,斜飞入鬓,双目神采飞扬;鼻梁笔挺,嘴角微扬,一笑让人觉得如沐春风。文天冉一呆,他旁边的一众公子也呆了,不过他们看向的是凌羽煊旁边的站着的那位姑娘,简直就是神女下凡。

凌羽煊歪着嘴对文天冉说,“我说这位兄弟啊!你这谦虚怕不是发自内心的吧?不然,躲在扇后的嘴为何笑得那么开心呀?哎!被别人夸就夸了,何必如此做作,跟个娘们儿一样!”

文天冉听他这么一说,脸竟然红了,旁边的一众公子遂觉疑惑,他们固然承认凌羽煊长得是十分好看,但是也没有到让人脸红心跳的地步,倒是边上这位姑娘,让人看一眼就不禁想上去一亲芳泽。

那位刘兄悄悄对陈兄说,“这天冉兄,难道是个断袖?”

陈兄答道:“不会吧?那武家姑娘不是还被他吸引得晕头转向么?”

“陈兄,断袖是说天冉兄对男子有意,并不是说他本身对女子就绝无吸引力了。”

“哦,可惜武家姑娘一片痴心了!”

“哎,不过,被那武家姑娘给看上,换做是我,我也愿意当个断袖之宠啊!呵呵!”

“刘兄说话真是越来越直白了。”

雪楹将这两个的话听得一清二楚,不免对那武家姑娘有所好奇,她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物,让这些男的都躲之不及。

门口传来喘气声,接着就是声如洪钟的呼喊:“文天冉!你……你给我出来!”

门口那个人,可不就是方才追人的那位健硕的贵气逼人的小姐么?

文天冉看见来人,像见了鬼一样,朝楼梯奔了过去。谁知道,被凌羽煊不怀好意地给绊倒在地。

那小姐走了进来,一众公子都向后齐齐退了一大步。纷纷议论着,“家里真是有钱啊!看这穿戴。”

“能不有钱吗?家里是卖猪肉的,你瞧这饭馆的菜谱,跟猪肉沾边的哪个不贵?”

“果然是财大气粗啊!哈哈。”

章节在线阅读

《落尘飞雪》精彩评论

    相当久远的记忆啊,我居然还能从记忆的角落回忆起这《落尘飞雪》的名字。经营着一家道具店,终日与赤字搏斗的少年努力摆脱贫困,娶他好几个老婆的故事(误)有着日式轻小说一样气氛的文章,披着西幻皮的恋爱喜剧。对女性角色的刻画还不错,不算太出彩,但绝对比大多数网文中那薄如纸片的女性刻画强太多了 主要是我主观加持,那时候找这么品质的书真是不容易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