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雪的厚度》雪浪石厚度 LOLI 雪的厚度健全文

雪的厚度

军事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雪的厚度》的小说,是作者冷子桑创作的军事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程繁三人一路采药,虽然程繁又有几次深入荆棘丛,但是多了一个人,采药的速度快了许多。 凌可医静静看着丛里的那个小心翼翼拨开荆棘的青

阅文集团|更新:2020-03-25 21:10:1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雪的厚度》的小说,是作者冷子桑创作的军事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程繁三人一路采药,虽然程繁又有几次深入荆棘丛,但是多了一个人,采药的速度快了许多。 凌可医静静看着丛里的那个小心翼翼拨开荆棘的青

《雪的厚度》免费试读

程繁三人一路采药,虽然程繁又有几次深入荆棘丛,但是多了一个人,采药的速度快了许多。

凌可医静静看着丛里的那个小心翼翼拨开荆棘的青年人,不知在想些什么。

童小蔓牵着娘亲的手,明亮的大眼睛一眨一眨,好奇地盯着程繁。砍柴的速度终究比不过采药。

程繁三人很快便接近了那个砍柴的少年,树枝被砍断的声音愈发清晰,曲小河一路上披荆斩棘,竟是开出一条路来,看来他在这里砍了很多天的柴。

看见凌可医拿着药包走过来,曲小河放下了手上紧紧握着的柴刀,将腰上别着的柴扔在地上,然后向凌可医行了大礼。童小蔓摆了摆手,成熟地说道:“小河哥哥,你不用这样的。”

曲小河没有答话,依然将头低在手下,手臂上的肌肉高高凸起,显得十分恭敬。

凌可医说道:“你娘怎么样了?”

“已经能吃东西了。”曲小河的声音微微颤抖,感激说道:“但还是下不了床。”

童小蔓撇了撇嘴,摇了摇娘亲的袖子。曲小河不理她,这让她很不开心。

程繁走近了才开始仔细打量这个强壮的少年,虽然是十五的年纪,但是长得像一座小山,少年身着一件薄薄的单衣,和程繁一样光着手臂,露出结实的肌肉,在他的身旁还有一大捆柴和一只扁担,应该是等砍了两大捆柴再挑走。

十五的年纪,正是身体发育的时候,程繁难以想象,假以时日,他会变得怎样强壮。

凌可医并没有注意到程繁的想法,她皱了皱眉头,说道:“你娘的病我下午再去看看,问题应该不大。”

曲小河再次向凌可医行了一个大礼。

童小蔓看着一旁眉头紧皱的程繁,学着程繁在树林里的样子,脸上露出邪异的笑容,由于年纪小的原因,她没有程繁带来的滑稽效果,只剩下了可爱。她凑到程繁耳边轻声说道:“大哥哥,你怎么了?”

程繁的眉头顿时舒展开来,笑着说道:“以后不要叫我大哥哥。”

凌可医说道:“你忙你的,我也要去采药。”

曲小河朝童小蔓笑了笑,说道:“对不起了小蔓。”

迟到的道歉在童小蔓眼里却视若无物,她轻哼一声,转过头去不再理会他。

从曲小河那里了解了情况,凌可医三人继续前行。

从始至终,曲小河没有与程繁说一句话,更没有看他一眼。砍柴的声音再次传来,曲小河紧绷着脸,将气力都发泄在不会说话的树枝上,树枝不停地被砍断,就像是不会停歇的海潮一般。

对于曲小河的冷漠,程繁并没有在意。曲小河一个人独自待久了,为人处世自然会有一些冷漠,而程繁刚刚入世,尚还不能熟练掌握与人之间的交流。所以两人的见面未免有所单调,但总算是见了面。

采药的过程中,程繁不断地向凌可医询问草药的种类和作用,虽然都多数时候,他都会冒险钻进灌木和荆棘丛,但他十分乐意,乐此不疲。

曲小河所行的大礼是对凌可医的尊敬,在小岛上,他与老人亦师亦友,但是有的时候还不得不笑着称呼“老师”,希望减轻惩罚。被人尊敬的感觉应该很不错,程繁很希冀这种感觉,他很想和凌可医一样帮助更多的人,受到更多人尊敬。

三人走到山顶,程繁开始好奇童小蔓为什么也能跟上来,凌可医虽然是一介女流,但上山对她来说问题不大,为什么才十一岁的童小蔓也能和自己一样?

凌可医坐在山顶的草甸上,看着手里鼓鼓的包裹,眼角如蛛网般的皱纹舒展开来,她微笑着,显得很开心。

程繁遥望着山脚下绵延至远处逐渐消失不见茅屋和瓦房,有些已经成了废墟,东城的贫民区方圆百里,可以想见那里生活着多少穷苦的人。

入世时看见海港上如蚁般的劳役搬运着货箱,如今在山顶看见东城的断壁残垣,茅屋瓦房。

那天离别时老头说的对,昨晚凌可医说的对,这个世界,确实不公平。那自己是像老头避世不出,还是像凌可医一样尽微薄之力去帮助那些底层的人?

程繁不禁开始思考。

老人昨晚在海边缅怀阿一,程繁没有听到,那他自然也不知道老人把拯救世界的重任交给了他。

童小蔓独自在一旁玩耍,程繁坐在凌可医身旁,皱眉看向远方,沉默不语。

“我以前总在感慨,为什么这个世界这么不公平,就连昨天也是。”凌可医微笑说道:“后来遇见了老杉,感慨也就越来越少了。”

“因为不公平,才有竞争,竞争发展大了,就成了战争。可是战争也只能让胜利的一方感觉相对公平,而失败的一方却被踩在脚底。”

“你看到的东城虽然贫苦,但是依然有竞争,比如为了一只鸡纠缠不休,最后大打出手,原本和善的两家人变得水火不容。再比如在山腰砍柴的曲小河,他娘生他的时候他父亲不知在哪里,此后一直都没有出现过,人家都骂他野种,他虽然力气大,也只能忍下去。他只能把屈辱发泄在砍柴上,因为只有砍更多的柴,他才能让他的娘吃饱饭。”

“你现在还不知道世道的残酷,尽管身为一国之君,也不得不忍辱负重,把气咽下去,尽管身为公主,也不得不嫁给自己不喜欢的人。”

“这些虽然不公平,但成王败寇,于情于理应如此。”

“你从鹤翁岛出来,本领一定不凡,我能够猜到,但是你经历的事情太少了,所以还是要学习为人处世之道。经历多了,自然就明白。”

“我开始还不怎么好奇你到底是什么人。”程繁说道:“但是从昨晚到现在的经历和你说的话来看,你肯定不简单,我开始好奇了。”

“我以前叫林可依。意思是找到一个可以依靠的人。”凌可医微笑说道:“现在叫凌可医。意思是可以为在那些不公平的竞争中的失败者和无辜者治一些病,比如东城的那些人。”

程繁低声重复道:“林可依.......林可依……”

凌可医微笑说道:“我们都不对外说出对方的身份,你觉得怎么样?”

程繁问道:“你为什么会告诉我?”

“因为你跟昨天不一样。”凌可医看着在草甸上快乐打着滚的童小蔓,笑着说道:“因为你不是坏人。”

“如果我是好人呢?”程繁问道:“你不是一直在警惕我吗?”

“如果你是好人,我也不会告诉你。”凌可医说道:“没有绝对的好坏,只能取其中。好人虽然好,但是好也会误事,坏人的坏有时也会致人于死地。就像我治病一样,只会给一些人治,不然东城那么大,我早该累死了。”

“这几天我的思绪越来越不平静,总有什么事会发生。其实……”凌可医慈爱地看着童小蔓,说道:“如果我和老杉出事了,我想把她交托给你。”

凌可医口中的出事,自然是死去。

程繁有些为难,自己目前最主要的事情就是去东城寻找二学长的线索,帮凌可医给人们治病也是顺势而为,如今她说出这般话来,程繁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山风拂动树上的枝丫,拂动地上的绿草,也吹拂着程繁的脸。

程繁冷静了下来,凌可医是个高人,栖居在此地做一个普通妇人,自然有原因,从她刚才的语气来看,她应该也是竞争的失败者,她有着怎样的过去,程繁确实不知道。

他不知道凌可医那日在门外给童小蔓讲的那个故事,但可以想见,凌可医在程繁突然降临的时候,就已经预见了一些可能发生的事情。

《雪的厚度》 免费阅读章节

《雪的厚度》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冷子桑)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程繁,凌可医)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冷子桑)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雪的厚度》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程繁,凌可医),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