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试悚》悚族官网 诱受 试悚强受

试悚

现代言情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试悚》是嗤魑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小翠,苏家,书中主要讲述了: “君…呀!你又可知我欠…病…成…痨,不久会为你伤…心…死!!!” 又来了!苏乐儿一个激灵的坐起来,拿起压在枕头底下的剪刀,轻轻地

阅文集团
|更新:2020-09-18 14:11:5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试悚》是嗤魑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小翠,苏家,书中主要讲述了: “君…呀!你又可知我欠…病…成…痨,不久会为你伤…心…死!!!” 又来了!苏乐儿一个激灵的坐起来,拿起压在枕头底下的剪刀,轻轻地

《试悚》免费试读

“君…呀!你又可知我欠…病…成…痨,不久会为你伤…心…死!!!”

又来了!苏乐儿一个激灵的坐起来,拿起压在枕头底下的剪刀,轻轻地走到门口,每天被这个幽怨的歌声折磨的要疯了。

声音在苏乐儿的房门口戛然而止。

压低身体躲在门后,握着剪刀的手被汗浸湿。这是苏乐儿第二场考试,自从被传送到这里,苏乐儿每天都过着提心吊胆的生活,总害怕自己有个啥不测,时时刻刻的算着日子。

考试内容很简单,在这所苏家大宅子里生存五天就可以,而自己被设定的身份为苏家三小姐——苏乐儿。

一旦进入了《诡校》的考试中,能出去的办法有两种,要么完成考试任务。

要么就是——死。

至于这个诡异的歌声,这得从第一夜说起。

第一天的晚上,东波西走在大宅子适应了一天,苏乐儿便早早的睡下了。

苏乐儿睡得很轻,一点儿声音就能被吵醒,半夜,歌声传来。

苏乐儿本没在意,随着歌声越来越近,又想到这是在考试,睡意全无,本能的把头缩在被子下,掀开被子的一角。

果然,歌声就是冲着苏乐儿来的。

门开了。

苏乐儿从缝隙处只看见一双脚后跟退到自己的床边,不由得纳闷道:这人怎么倒着走路?难道要坐在我床边?

突然,被子猛地被掀开。

一张女人丑陋的阴阳脸瞬间出现在苏乐儿眼前。

“啊!——”

苏乐儿惨叫的做起,发现女人已经消失,但苏乐儿很明白,这不是一场噩梦。

“嘎吱……”的声音打断了苏乐儿的回忆。

门被缓缓的推开了。瞅见一只三寸金莲的小脚踏了进来,苏乐儿的心被提到了嗓子眼儿。

谁知那只脚却退了回去。

门缓缓的合上了。

苏乐儿放下剪刀松了一口气。突然,一张被红痣覆盖左脸的脑袋闯了进来,狠狠的撞到自己的额头,苏乐儿视线模糊的看见一个脖子如蛇般扭曲的女人站在门口冷冷的盯住自己,随后便转身离开。

“就是这个女人。”苏乐儿摇着头摇摇缓缓的站起身,摸不清头脑,这个女人是谁?她的脸上也有跟自己一样的红痣,只不过要比苏乐儿的大些。还有她到底想干什么?不杀自己也不跟自己说一句话,只是天天在苏乐儿门口些听不懂的小调。

晃晃沉重的脑袋,拿起桌上的一根蜡烛,走出屋外,发现那个女人拐弯走进了地窖。

“地窖?”在这个大宅子里生存了两天,也便摸清了这里的情况,这个地窖是存放女儿红用的,阴冷无比,那个女人这么晚了来这里干什么。

尾随在女人身后的苏乐儿渐渐感到了一丝丝寒意。

打量了这个女人一番。

除了脖子较长歪曲成S型之外,她的脚竟然是倒着得,前脚掌在后,后脚跟在前,诡异无比,怪不得,昨夜自己还以为她是倒着走的!天!怎么看她都不像是人!苏乐儿记得自己一直老老实实的,没有招惹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啊!

苏乐儿垂着头有些想放弃。

一阵风挂过,蜡烛灭了,地窖内一片漆黑。

苏乐儿手忙脚乱的掏出火折子点着蜡烛。

在一抬头,那个女人已经消失了。

映入眼前的竟是一个祭祀台!

地窖里什么时候有的?记得上次进来过一次里面出了酒罐就是米渣,难道这里不是地窖了?不对,的确是地窖,旁边的酒罐还摆的整整齐齐的。

苏乐儿一边怪自己粗心没护住蜡烛,一边观察着祭祀台,模糊的看到台上有一堆看起来脏脏的一团东西,好像是一堆头发,苏乐儿走上前去捏起几根发丝掂了起来,随后便吸了一口冷气。

那堆头发的根部居然还连接着一张参差不齐的头皮,头皮上密密麻麻的爬着一些小虫,苏乐儿一阵发寒,急忙松开了手。

祭祀台。头皮。

这让苏乐儿想起了家奴小翠说过得后天就是村里一年一次祭祀的日子。当时小翠一脸严肃的告诉苏乐儿,祭祀千万不要去。

后天不就是苏乐儿考试的最后一天!恐怕到那天自己凶多吉少了,自己也会被拔了头皮吗?

越想越害怕,气温也越来越低,苏乐儿不再过多停留,走出了地窖

,已是凌晨。

苏乐儿打了个哈欠,不管怎么说,熬到第三天了。

“三小姐,三小姐,该起床了。”

苏乐儿只觉得刚一闭眼就被摇醒了,睁开眼一脸朦胧的看着面前的女子。

“红秀!小翠呢?”

红秀垂下眼解释道:“小翠生病了,这几天由我伺候小姐梳洗。”

“我自己来。”想了想,苏乐儿穿上了衣服坐在梳妆台面前,自己左脸上的红痣又大了些。

“三小姐,后天就是祭祀之日,老爷要您早些准备。”

红秀目不斜视的盯着苏乐儿。

“准备?准备什么?”

“需要您剃下身上所有的毛发,穿上白装。”红秀观察着苏乐儿的表情,袖子里的手紧紧地捏着有着迷药的布。

“什么时候剃?”

见苏乐儿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道:“后天早上八时。”

这不是到了第五天想找个地方躲躲也不行了?

“知道了知道了。”苏乐儿有些烦躁。明摆着让自己做祭祀品了,如果现在自己抵抗,肯定被禁足。可自己还没有找到安全的藏身之处,这该怎么通过这一场考试,信任的小翠也下落不明。

“还有,明天有场人偶戏,到时奴婢过来叫你。奴婢告退。”红秀撇开眼神退了出去。

这个红秀果然有问题,镜子内清清楚楚的照见了她手中有猫腻的手绢,先找到小翠再说吧。

苏乐儿眼珠子转了转,围着苏家大院转了起来,先到家奴住的小平屋往里看了看,果然不见小翠的身影。

“呵呵”,苏乐儿冷笑道。

随后又推开了柴房的门,一进门便面红耳赤的急忙转身离去。

不是说那时候的人很保守吗!!

来到存米的仓库随手掀开了放米的大缸子,里面跟预想的一样空空的。

难道是地窖?

走到地窖进口,就想到昨晚的头皮,背后一阵发麻,咽了口唾沫。

地窖还是那么的阴冷,满地的瓶瓶罐罐整齐的摆在一起,祭祀台也消失了。苏乐儿望着装女儿红的酒罐发呆,这么小的罐子里能装下人么?觉得自己有些可笑。正准备离去,撇到地窖入口的阴暗处放着一个比一般酒罐大一些的罐子。

冲过去打开罐子,一股恶臭扑面而来,里面赫然是一堆腐烂的肉沫。

苏乐儿没法控制自己不胡思乱想。

随后痴呆的抱着罐子走进了自己的屋内,把罐子摆床头旁,瘫坐在床上。

危险在一步步靠近,苏乐儿不能这么闲坐着,但她只能呆在这个大宅子内哪也去不了,在被传送到苏家后,苏家大门消失的无影无踪,只能在大宅子里找生路了。

苏乐儿拿起剪刀磨了磨后又放在枕头下,这才有些安心。

《试悚》精彩评论

    读者性别男,八分评价,喷子太多我现在找书先看评论数,再试水,龙空瞎编剧情的王者太多长评不敢乱看,受不了有些傻冒明明觉得很毒还要忍者剧毒看完再总结毒点一二三,你有想过是因为你偏激的毒点一强行臆想出了毒点二三么,觉得毒就弃了别废话,说多了反而让别个觉得和你看的是两《试悚》继而给你一个傻逼的评价。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